受COVID-19疫情影响,全球180多个国家近13亿在校学生无法正常到校上课,在线教学已经成为全世界高校的主要教学模式,2月10日以来,我国1400多所高校近百万教师开出700多万门次在线课程,累计十多亿人次的学生通过在线教学实现“停课不停学”。这是世界高等教育史上一次前所未有的壮举。2020年度春季学期已经过半,有些学校明确本学期不返校,有些学校明确境外学生暂不返校,在线考试已经成为必选项,在线考试能否“实质等效”,也是检验在线教学是否达到实质等效的重要标尺。古今中外,考试作弊与防作弊,就像猫捉老鼠,一直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案,在线考试的公信力更令人心生疑虑,“不患贫而患不均”也是不少学生的担忧。正如疫情倒逼在线教学,在线考试也将倒逼考核改革。与其绞尽脑汁、层层设防,不如在“诚信教育+考核改革”上研究探索,精心设计考核流程,优化考核方式,营造诚信考试的良好生态。

探索不同模式
基于在线考试的特点,老师们都在探索不同的模式:开卷考试。开卷考试不仅仅考学生,对老师的命题也具有很大的挑战。“把书翻烂了,也没找到答案?”这就对了!不在乎知识点、概念的复述,更在意理解基础上的灵活运用,老师们有很多招数,将开卷考试变成再学习的过程。开放性主观题。我们一直强调运用所学知识,分析问题、解决问题,甚至是解决复杂问题,在线考试中,能否以这个为目标?案例分析、项目设计乃至综合归纳总结,开放性的,没有标准答案的命题,同样对老师和学生是一种全新的挑战和体验,没准老师们还能从学生的灵机一动中找到很多闪亮的火花。变异的选择题。ABCD选项的选择题,同样能够翻出新花样,确定选项之后,能不能说明为什么?老师通过选择题传递考查点,考核学生的掌握程度,那么索性再“跳一跳”,告诉我为什么这样选?

口试答辩。老师在批阅答卷后,抽取一定比例的学生通过会议系统进行口试答辩,这对于规范学生的考试行为具有很好的作用。当然,有些老师对卷面成绩优异的学生,也会通过口试进行确认,挖掘他们的闪光点,确保“优秀”的公信力;也会对卷面“疑似”(都懂的)的学生,进行口试验证。让所有学生“心服口服”,确保考试的公信力。

平台技术支撑
这段时间,老师们都在思考,如何考出学生的真正能力和水平。在线考试离不开在线平台的支撑,自动组卷是考验在线平台能否胜任教学过程的重要指标。“好大学在线”早就形成完备的系统的在线考试支持能力:题库建设。充足、丰富的题库,是支撑在线考试的重要基础,不同知识点、不同题型、不同难易程度,每道题目都被打上多维度的标签,以此为基础,系统自动组卷就能发挥神奇的作用。

自动组卷。“好大学在线”可以基于知识点内容、题型、难易程度,决定权重、题数等组卷策略,根据题库中每道题目的多维标签,自动生成期望的试卷。

个性化试卷。实体考场有AB卷的要求,在线考试则可以根据老师的需要、题库的丰富程度,形成N多份等“当量”差异化试卷,即使选择题选项,也可以随机乱序。

(图片源自网络)

实时推送。在线平台还能按照老师的要求,将自动组卷形成的试卷,按照大题的节奏,实时推送,学生只有在完成一个大题答卷并提交后,才能看到后续大题的试卷内容,从答题流程上规范学生的考试行为,从机制上减少异常行为的发生。

实施技术监控
有些机构和老师,还是比较青睐严格的无死角监考,中外在线教育服务机构也研发了不少监考系统,试图从严格监考入手,提高考试的公信力。AI技术。人脸识别、虹膜技术、眼动检测、击键模型等等,随着AI技术的不断发展,一些考试系统也武装到牙齿,提高技防能力,规范考试行为。锁屏技术。在线考试离不开电脑等电子装置的支持,为了避免学生在线交流、在线搜索,一些智慧型考试系统,部署了学生电脑锁屏功能,学生只能按要求停留于在线考试系统界面,不得开启任何其他界面,以此限制学生对互联网的依赖。视频音频监控。更多的考试系统,直接提供基于摄像头、拾音器的视频音频监控,不仅要求学生开启语音拾音器,防止周围人声“指导”,更要求学生安放多个摄像头,“无死角”地“监视”学生的四周,确保没有任何影响考试公信力的因素存在。

风行美国的ProctorU基于这些技术以及密集的人工服务,协助机构或老师完成在线考试。

与在线教学一样,在线考试对老师、学生、教学管理部门都提出了更大的挑战,不论是被动应对还是主动拥抱,我们都希望在线考试也能达到“实质等效”。如果可以通过在线考试,将“诚信教育”“考核改革”很好的结合起来,我们为什么不去探索一下呢?给老师和学生以足够的空间和信任,在线考试一定能够给我们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!“好大学在线”将竭力支撑老师们在线考试的探索与实践!